齐鲁晚报首页-最新-热点 -时评 -地市 -拍客 -微电影 -报料 -图片 -娱乐 -小记者 -书画 -公益 -圈子 -晚报电子版 -晚报数字报 -生活日报 -鲁南商报 Rss


首页 > 人文 > 正文

何家老照片里的古城旧事

2015-06-03 15:27:17   来源:   

“你这篇报道里写的何养清是我的三爷爷。”近日,看到5月13日本报《心阅古城》栏目中《光岳楼脚下的<抗战日报>旧址》报道后,77岁的何如理老人激动地给本报打来电话,并拿来家里的老照片,讲述自己的家族先辈与古城相关的故事。
\
何家后人旧照
 
    始祖何一傑:
    系百姓修县志名垂青史
    何如理老人拿来的家谱上,详细记载着始祖何一傑,为陕西泾阳人,顺治十六年,任聊城知县,喜欢写诗,有咏聊城古迹光岳楼等多首诗收入聊城县志。曾主持编纂《聊城县志》,并得多位聊城籍名士作序。
    在聊城市地方史志办公室编纂的《聊城旧县志点注》中对此有详细的记载,并称世人对何一傑的评价是“留心民瘼,时论称之”。何一傑主政期间,为官清明,关心百姓疾苦,而他更大的贡献,则是主持编纂了聊城现存最早的《聊城县志》,聊城县志的开山之作是在明朝万历十四年,时任聊城知县的韩子廉也是陕西泾阳人,因纲目和内容都比较简略,所以称作《聊城县志略》,只可惜原书已迷失,时隔70多年后的康熙元年,聊城县志才得以续修。
    从当时的大背景来看,入清之后,中国的地方志发展进入鼎盛时期,当时的聊城经济繁荣,文风昌盛,产生了清朝开国状元傅以渐,官至兵部尚书、武英殿大学士,参与军国机要,以及工部尚书朱鼎延、翰林院提督四译馆太常寺少卿任克溥等朝廷重臣,顺治十八个春秋中,聊城连出进士十二人,可谓人杰地灵,再加上顺康之交,傅以渐因病回乡休养,种种机缘推动了聊城先行一步,在清代全国普修地方志热潮兴起之前,完成了聊城县志的编纂。
    何一傑比较善于组织力量,编修县志时,他将国相傅以渐、尚书朱鼎延、太常寺少卿任克溥都邀请来,还调动十余名秀才共同校阅,形成了超级豪华的编纂阵容。这三个人都是当朝的重臣,他们参与编修、审阅,还给这部县志做了序,可谓一部名志。只可惜这部汇聚了当时聊城名士诸多智慧的县志,已经在聊城失传。国内仅存的十几部原书,也没有一部是完整版本。
    2006年,聊城市地方史志办公室编辑出版的《聊城旧县志》点注中,就收录了这部志书的内容。从中可见这部志书共有四卷,卷首有何一傑、傅以渐、朱鼎延、任克溥的序言,还有明朝韩子廉的旧序,并附有当时的县图四幅,记述了聊城置县到明朝康熙初年,两千多年的重要历史资料。
    何一傑还没等到这部县志刊刻就离任了,将书稿交给了新任知县。但这部明志佳本流传下来,对于当时乃至现代宣传聊城、提高聊城知名度都起到很大的作用。
 
    十世何器之:
    抗日寇建学校不徇私情
    何如理老人告诉记者,关于始祖何一傑离开聊城后的去向,家谱上没有记载。记者走访多个部门,也没有查到相关资料。聊城地方史志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喜欢编修志书的官员,到了其他地方任职可能也会继续编写当地志书,这不失为一条好线索。
    根据何如理老人提供的家谱,以及现存的何一傑墓碑,只可知何一傑的后代在周店任职“河院”一职,根据碑文记载,墓碑为其孙子所立,其生平与县志记载相同,但也没有提到其离任后的经历,但碑文说,何一傑享年八十二岁,葬于陕西泾阳原籍。或许后人为了祭奠方便而立。
    家谱中,第四代至第八代均没有详细记载,何一傑之后的第九世,何世荣,已到了清末,由于多代单传,受人欺负,于是下决心让家中男子刻苦读书,并将家西边的十八亩地封闭起来,让孩子们读书,从此何家人才辈出。
    与始祖何一傑一样被载入史志的,何氏家族中,还有第十世何器之。1999年出版的《聊城市志》中,记载了何器之的事迹,他本是一介书生,但在日寇入侵、国家生死存亡之际,投笔从戎,从1938年开始,历任聊城抗日先遣队第一游击队副队长、运东第一游击大队参谋长等职,他指挥队伍打炮楼、拔据点,给日伪军以沉重打击,甚至为了抗日,他将自家的地都卖了。有一次他正赶上日本鬼子汉奸合围,用两个死人盖在身上得以幸免,还带回来两支枪。在一次战斗中,何器之不幸落入日伪之手,敌人威逼利诱、严刑拷打,都没有让他动摇,最后得到党组织的营救而脱险,随后他又立即返回抗日队伍。
    “因为仇恨,日伪把他的家都给烧了”,何如理老人说,就是在那个时候,何家的家谱也被烧掉了。在何器之的影响下,何家的何振南带着家中的活字印刷机,和弟弟何振华一期参加了冀鲁豫先遣大队,何器之14岁的小儿子也参加抗日,做起了县政府的财梁委员。
    抗战胜利后,何器之投身教育工作,1951年,他参与创建聊城县中,即聊城二中的前身,担任副校长,并主持工作,他治校奖罚分明,并且不徇私情,他的孙女报考二中,成绩没达标,他坚决不给亮绿灯。1958年,聊城撤县设市,第二年编纂《聊城市志》,他也参与其中,此时距离他的先祖主持编纂《聊城县志》已有290多年。
 
    十一世:何养清
    修桥治河开书店照相馆
    在本报5月13日的C05版中,《光岳楼脚下的<抗战日报>旧址》写到了何养清在光岳楼西100米路南,自家院内搭建了照相室。
    何如理老人说,何养清,又名何铭心,是他的三爷爷,何器之的侄子。在民国时期,何养清曾任聊城县建设局局长,主政期间作了大量工作,比如,他修建了四河头水利工程,建起了王光宇大桥,还主持第十一次维修光岳楼工程,在光岳楼广场北侧石碑上都有记载。记者寻访到这块石碑,上面写道:
    何如理老人告诉记者,任建设局局长后,何养清在楼西大街开了一家照相馆,即后来的真光照相馆,在抗战时期,由于战争需要,何养清将照相馆让给了六区政训处创办《抗战日报》,何养清还在古城内开了一家书店。
    “我的爷爷也是在古城内开设了聊城第一家活字印刷的印刷局”,何如理老人告诉记者,这个印刷局给当时的政府、学校等印制票、证、书籍等。抗战爆发日军攻占聊城后,印刷机器被搬到了中西杜村,何如理的二叔何振南还在印刷机上干过活。何如理的大爷爷何铭盘原本教书育人,抗战爆发后,他不给日伪军复学,干脆辞职种地,另谋生路。先是在古城西北角开了桑园,种了近百棵桑树,后来又去城外姚庄买了80亩地,种地、打井,购置了木轮水车种菜。他打的井还被称为“何家洋井”。
    何如理老人说,何家自从九世祖起,将崇文尚学作为家规,何家后人有不少在济南、聊城教书育人,被乡邻们称为“书香门第”。

相关热词搜索:旧事 老照片 古城

上一篇:东昌许氏家族显赫明代二百年 一座牌坊曾从明末到民国年间矗立300多年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
晚报简介 - 联系方法 - 招聘信息 - 客户服务 - 相关法律 - 网络营销 - 网站地图
齐鲁晚报版权所有
©1997-2011